月上柳梢头

主为过往COS囤图地,工程缓慢搬运中。
喜APH,N+C,bl向作品。偶尔也会小清新。熟了就是个叨逼叨的典型巨蟹。归档片子的事后REPO皆为各种吐槽,和LOFTER的文艺气氛相当的不合。不要在意细节——
【wb常驻:http://weibo.com/1848184080/profile?topnav=1&wvr=5&user=1】

无题

昨天一位萌露中的旧友来敲我,上来就是一句“哇,你终于出个人志了!这么多年了!”我笑着说是啊是啊终于,你看我认识你的时候我还是大一新生,现在连我都已经研究生毕业工作了你都成为妈妈了。我俩不禁感慨了一番时间真的是过得好快啊。

 

2010~2018,我还没经历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真的过过来了又觉得怎么一转眼就2018了。接触cosplay的第九个年头,因为aph而萌生了玩cos的念头进而开始去研究,那时候还是卡片机的年代,后期还是用美图秀秀,花3cm厚的反光眼线,也算是磕磕碰碰经历过所有新人小白经历的一切然后逐渐摸索。至今我都觉得很幸运的是入圈时一开始认识的就是态度非常端正的前辈,是她牢牢让我记住了不忘初心,以及玩的开心的整体宗旨。犹记得刚玩COS前俩年当时就是埋头卯着头出APH,出了很多很多,但现在看来,始终就是停留在“好看的平面照”上,总是缺点什么。2012年11月我拍了那套现在笑称是喜迎十八大的天坛为龙,拍完那一刻我就知道,这是目前的我能力的巅峰了。

 

所以中间我停止出APH停了足足3年,一直到16年重新拿起。

 

犹记得当时有不少朋友来问你为啥要停止产出啊,明明那套天坛为龙是目前反响最热烈的而你在目前的最好作品前戛然而止了!因为当时的我已经无法想到更妥帖,或者说深层次的东西去诠释“王耀”,而作为自己的本命角色,我并不想将就。只是拍“好看的片子”已经无法满足,我真的是个很贪心的人,我想创作出更加能把情感,故事能凝聚在照片里的作品,所以我必须得停了。那三年里也经历了很多,大学毕业,去香港读研,然后经历了初上社会最辛苦的一个阶段。出COS方面也尝试了很多种类型的作品和开始特别着重去挖掘类似于“演技”“情感”等层面的东西,虽然仍然很幼稚吧,只是现在回头看来,我非常庆幸中间有那3年的学习期。

 

我所经历的一切,我所学习的一切,方能铸就现在展现出的“王耀”。

 

16年重新开始出APH后不久就萌发了想做个王耀纪念册的念头,本来真的是想哎呀随便做做就行,自己也没想到这一个“随便”就足足准备了俩年hhhhh也真的是经历了好多啊……夏天穿着夹层衣服汗如雨下,在7月的暴雨里淋到湿透;冬天零下光着脚穿着单衣在风里发抖;在芦苇泥地里摸爬滚打,在雪山冰湖里迎风而立。我也收获了好多啊……一路宛如老天庇佑开挂般的外景运:雾霾天里唯二的故宫水晶天,破例允许拍摄的历代帝王庙,在特大暴雨里拍出的别离牡丹莲,朝阳与飘雪同时存在的大元等等。和拍到想要的画面时,有几次真的是一把抱住cp和摄影尖叫,现在想来都是非常珍贵的回忆。

 

我很清楚我出的王耀从来就不是本家耀,虽然基础的设定都来自本家,但是性格和诠释方向来说,和本家耀差的很远……某种程度来看以本家为参考值的话,我是极度OOC不原版的……我心目中的他,试图表现的他,从来都是作为他的家人,带有大量个人理解的“中/国”的国家意志体。

 

国拟人真的是个非常特殊的题材,以历史为粮食,以时政为根基。所以并不局限在某个世界观本身,因此有无限的延展性。王耀他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我们一直以来坚信的一些信念和力量,以王耀之名而寄托。所以我觉得这也是国拟人的最大魅力。

 

然而国设真的非常难。因为是自己的国,所以有那么多素材和方向可以去挖掘。也正因为是自己的国,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对国的认知。如何能把握“国”与“人”之间微妙的平衡感,至今仍是我努力的方向。他的故事何其浩瀚,他的时间何其长久,而我只是非常粗浅地去试图捕捉他的些微碎片,了解的越多,越觉得心生畏惧。也曾犹豫过是否把太多的个人理解加压在了他身上,苦难是他涅槃的成长阶段,家人是他情感的源泉,他就像雾里看花一样,每次我觉得好像有点了解他时,史料&纪录片等看完后又觉得自己并不了解他。年轻时候因为他“国”的霸气一面而喜欢上他,现在更希望能让他重新成为“人”。有国的坚韧,国的睿智,国的不卑不亢,也能有人的喜怒哀乐,能看遍大好江山,历经盛衰荣辱,最后粗布麻衣在茫茫人海中与你擦肩而过。他并不是人群中最出挑的那个,只是擦肩过后可能有那么一秒猛然回首,刚才路过的那位是我的信仰。

 

絮絮叨叨唠嗑了这么多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hhhh肝本期间突然就一个鸡血然后就有感而发了(我觉得是PP多了整个人需要释放)总之这本个人志,把一直以来想传达的情感与片段都尽可能全部饱满地塞了进去。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与喜爱,我也会尽我所能,呈现出最棒的《炎》。本子名字纠结了大半年,最后简简单单用了“炎”是因为————

 

他从来就是那道烈焰,泱泱华夏,燃烧了五千年。

评论(79)
热度(538)
©月上柳梢头 | Powered by LOFTER